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异变信用卡,是创新利器还是毁灭?

来源: 卡里派 作者:财辉

  电商平台有了自家的消费金融产品,在线上场景复制捷信们的线下模式——即在支付环节,推介用户使用自家分期产品,如蚂蚁花呗、苏宁任性付、京东白条等,利用分期免息等补贴策略,迅速俘获消费者。早期的趣分期、分期乐等创业机构,在商业逻辑上也是复刻这一模式,先搭建线上3C购物场景,在支付环节嵌入分期产品,快速崛起。

  在消费支付环节,才会产生消费贷款需求。所以,消费贷获客的秘诀,一直都是无限贴近消费场景,贴近支付环节——距离支付环节越近,距离用户需求越近,距离成功也就越近。

  消费金融机构依靠线下驻店模式贴近用户需求。以捷信为代表,派员进驻大大小小的3C门店,在消费者掏出钱包付款时,销售经理及时赶过去进行贷款营销。现场申请、即批即用。原因在于信用卡是持牌业务,消费贷机构没有发卡资质,不能直接发卡,却借助银行二类户与支付机构捆绑,实现了消费贷的信用卡化——在交易环节,用户打开支付工具,可直接选择这类虚拟卡(背后为消费贷)支付,赋予了消费贷部分信用卡的属性。

  消费贷正在信用卡化,这既是一种模式变革,也代表了行业进化方向。当前,各方对虚拟信用卡热情高涨:银行希望借此提升二类户规模,支付公司将其视作高粘性的场景,消费贷公司则想借此实现转型突围。

  短期来看,除了政策风险外,这股热情似乎无可阻挡。中长期来看,在回归消费场景的驱动下,消费贷的信用卡化有望成为行业新趋势。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加入进来,将重塑消费金融格局,也会重塑信用卡市场格局。那么人们就产生了疑虑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异变信用卡,是创新利器还是毁灭?在吃之是有2点问题要先分析下:

  首先: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对银行信用卡市场的冲击有多大?


  从客群定位、产品利率、免息期设置等角度看,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不是银行信用卡的对手。比如,银行信用卡利率定价较低(低于18%),虚拟信用卡定价较高;银行信用卡有20-50天不等的免息期,虚拟信用卡付款首日就开始计息。

  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对银行信用卡的冲击,不在竞争层面,而在理念层面。虚拟信用卡的本质,是消费贷曲线获得信用卡的属性,且不受现行信用卡监管规则约束。若银行依样画葫芦,把消费贷也如此这般信用卡化,银行(信用卡化的消费贷)PK银行(信用卡),就会对现有信用卡市场格局带来重要影响。

  比如说,城商行一直苦于面签环节制约,无法在全国范围内发行信用卡。现在机会来了,把消费贷(线上贷款无需面签)与二类户绑定,鼓励用户将二类户绑定至第三方支付工具,消费刷卡视同贷款支用,随借随还,实现了消费贷的信用卡化,也变相实现了信用卡的全国发行。

  消费贷加持二类户,让可线上免面签的二类户具备了准贷记卡的属性。相比常规的信用卡业务,就会产生相对竞争优势。发展下去,必然引发现有信用卡市场格局的重新洗牌。

  届时,若监管出手,银行消费贷的信用卡化被叫停,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模式也难免遭受池鱼之殃。

  其次: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是否涉嫌无牌经营信用卡业务?


  信用卡是持牌业务,2011年发布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将信用卡业务界定为:“商业银行利用具有授信额度和透支功能的银行卡提供的银行服务,主要包括发卡业务和收单业务”。

  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不是信用卡,但功能属性相似,都涉及银行账户(虚拟信用卡是银行二类户),且具有透支功能,只不过,虚拟信用卡涉及提供授信额度的消费贷机构和提供底层账户的银行两方,而信用卡的发行主体只有银行一方。

  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虚拟信用卡业务是否属于变相经营信用卡业务,在监管层面存在不确定性。

  在产品宣传上,消费贷机构均避开了“信用卡”几个字,或称之为虚拟卡,或干脆“卡”字都不带。有2014年的前车之鉴(2014年,蚂蚁金服和微信联合中信银行推出虚拟信用卡,因下卡环节省略面签,被监管叫停),没人再敢“碰瓷”信用卡营销。虚拟信用卡这个词,只是市场对这一模式的总结。蚂蚁花呗、任性付、京东白条等异变信用卡,是创新利器还是毁灭,现在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