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行业的增量时代结束存量时代来临了吗

来源: 财辉 作者:卡里派

  信用卡行业的增量时代结束存量时代来临了吗?

  上市银行半年报数据显示了信用卡发展趋缓,监管的政策指导和窗口指导都说明行业到了一个发展的重要节点。

  从人均信用卡持卡量看,美国人均3张左右,日本、韩国均超过2张。而2018年,我国人均持卡量仅0.5张,深圳市的人均持卡量2张左右,北京1.5左右,上海约1张,其他的城市均在1张以下。在信用卡人群覆盖率和人均水平上,我们距离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水平仍有较大差距。而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人均持卡量相比于2018年末,提高了0.02张,提高的空间仍然广阔。

  这一点,发卡量可以证明。根据2019年上半年报,发卡量排名前五的中农工建招新增发卡量超过3000万张,相比去年同期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仍然保持在10%以上。

  从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来看,国际标准的警戒线为5%,截止2017年末,我国的信用卡不良率为1.6%,预测2018年和今年的不良率仍然不会超过2%,整体资产质量健康。今年二季报虽然显示不良率有所提升,但一方面幅度较小,另一方面仍是个别因素,而非行业整体性问题。

  从信用卡交易金额看,得益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和减税降费等政策实施,2016年以来信用卡的交易额持续快速提升。而据2019年上市银行半年报,虽然工农中建交这五大行的交易额原地踏步,增幅较小,但招商、平安、光大、中信等股份制银行保持了20%左右的较高增速,逐渐成为信用卡市场中的主力参与者。所以综合来看,行业整体交易额并未下滑。

  同样的,其它反应信用卡业务发展情况的数据,也无法表现出信用卡业务的存量来临。如信用卡的贷款余额,除了个别银行的战略调整外,主要的上市银行都增长了5%-10%。信用卡不良率虽然有小幅上升,但更多是由于过去一段时间现金贷暴雷引起的共债风险传递,而非行业整体的发展问题。

  但对人均持卡量只有0.51,发展仅有16年的信用卡行业来讲,说下半场的到来是不是太早了?

  如果说信用卡下半场是以“存量时代”为标志,那么,这个时点远未到来。

  其实不管是纵向看历史,还是横向看国际水平,我国的信用卡都仍未达到“存量时代”。

  作为电子化和现代化的消费金融支付工具,我国的信用卡业务是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但真正快速的发展则是在近十年的时间中。

  1979年,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代理香港东亚银行“东美VISA信用卡”取现业务,标志着中国出现了信用卡业务。随后代理业务不断发展,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国银行发行“中银卡”,以及农行、工行、建行的跟进,开启了中国信用卡业务的发展。

  到1995年,在广发银行发行现代意义上的信用卡(信用消费功能)之前,信用卡其实一直是“准贷记卡”(先存钱、后消费)。

  而在1995-2003年期间,信用卡行业仍然处在萌芽期,发展较为缓慢。

  但2002年银联成立后,在各大银行纷纷成立信用卡中心的基础上,信用卡业务进入了第一次发展高峰期,2003年6月,信用卡发卡量达到2499万张。由此,2003年被称为中国信用卡元年。

  2006年上线运行的人民银行个人征信系统,原本可以成为进一步促进信用卡业务快速发展的基础,但“次贷危机”的出现,使信用卡业务在2008年提前出现了转型期(发卡量增速开始下滑)。

  2008到2012年间的转型期,既有金融危机的宏观因素影响,同时也是银行信用卡由粗放发展到初步精细运营的转变期。到2015年,蚂蚁花呗、苏宁任性付、百度有钱花等虚拟信用卡的大发展,带来了信用卡发卡量第一次下滑(同时还有统计口径的原因)。

  随后的2015年至今,银行借助互联网巨头的线上流量,再次进入信用卡发展的快车道。仅2017年的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就达1.23亿张,同比增长超过25%,线上发卡量更是一举突破60%。至2019年第二季度,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增至0.51张,在用发卡量(包含借贷合一卡)达到7.11亿张。

  然而,即便信用卡尚未到存量时代,监管的政策导向、银行的信用卡业务策略调整、行业的数据信号等都显示着,当前信用卡业务确实面临着需要调整的阶段。所以以卡派小编分析单纯的精细化运营已经不足以支撑快速的发展,信用卡业务的发展方向、策略、模式都需要有更创新的方式。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