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业务在其他国家是怎么引导他的发展方向、策略、模式的

来源: 卡里派 作者:财辉

  信用卡业务在其他国家是怎么引导他的发展方向、策略、模式的?

  我国的信用卡行业上,国外信用卡业务的创新和危机,为我国信用卡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创新借鉴和危机的防范化解经验。在当前信用卡发展逐渐降温的情况下,创新的产品和业务模式能够带领企业跨越周期,实现快速发展。对此,我认为:

  信用卡发展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探索差异化的利率定价方式。2016年以来的消费信贷大爆发使当前的信用卡客群从最优客群向次优甚至次级客户延伸,而在这方面,Capital One的差异化的营销、因人而异的利率定价和风控手段,或将是新一轮信用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第二,商业信用逐渐发展。美国信用卡发展是由商业信用向银行信用的发展,所以发卡主体包含了银行和非金融企业。而我国是“银行+政府”主导的银行信用模式,法律规定只有银行才能发行信用卡,但消费贷款与支付/银行账户的结合诞生了一种“虚拟信用卡”,典型的如蚂蚁花呗、苏宁任性付、美团买单,这种模式与商业信用模式极其相似,突破了银行信用卡的牌照限制,而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这种产品正在逐渐扩大影响力。

  第三,发展更多样化的产品。目前国内的信用卡是以代币卡、联名卡居多,有抵押信用卡和认同卡仍然有待发展。以认同卡为例,很多高校都联合银行发行了高校认同卡,但缺乏足够的精细运营。慈善类的认同卡同样如此,随着慈善理念逐渐的深入人心,该类信用卡也许是突破发卡数量瓶颈的一种方法。

  第四,信用卡业务的子公司改革。信用卡子公司并非一个新命题,光大、浦发等股份制银行已经率先成立了信用卡子公司,虽然独立后需要面临渠道、业务协同等问题。但同样的,专业化经营的信用卡公司能够更独立、更快速的适应市场变化,也具有更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和风险隔离意识。同时,理财子公司的成熟也将为信用卡子公司的发展提供更多借鉴和经验。

  我们再来来看美国,美国信用卡始于1915年,至今已近100年。

  与国内的信用卡业务相比,美国信用卡有以下几点特征。

  第一:收入结构差异明显。美国信用卡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利息收入(第一大来源,70%左右)、商户回佣收入(即刷卡手续费,第二大来源,15%左右)、滞纳金收入(第三大来源,5%左右)、年费收入、提现收入等。典型的模式有两种,一类是以美国银行、第一资本、花旗银行等为代表的银行机构,以利息收益为主。另一类是以美国运通为代表的独立信用卡公司,以商户回佣为主(3%左右的费率)。这与我国信用卡收入结构有明显差异,以银联公布的信用卡收入结构来看,我国信用卡收入前三项是分期手续费、利息、回佣,占比较为均衡,且行业收入模式基本一致。

  第二:是发展驱动力自下而上。信用卡最先出现在美国,完全是由于消费者的需要,市场自发产生的,其发展没有经验借鉴而言,全靠本国市场导向,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市场需求导向。而我国的信用卡业务,更多是在借鉴、模仿西方信用卡业务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发展模式更多是自上而下。

  第三:发卡方更多样化。我国的信用卡业务是商业银行主导,信用卡只能由银行来发行(虚拟信用卡正在逐渐打破这种限制)。而美国的信用卡发行方既有银行,也有各种非金融类企业,行业目前形成以银行信用卡主导,商业信用卡为辅的格局。

  第四:产品创新多、种类多。包含有抵押信用卡、代币卡、认同卡、联名卡等各类信用卡。每种信用卡都针对不同的用户群体,满足用户在生活消费方面的各类需求,实现差异化竞争,个性化发展。

  当然,美国在经济环境、消费观念等因素上与我国有很大的不同,发展的路径也可能完全不同。而另一个国家——韩国,在信用卡的发展历史上,则与我们具有更多的相似性。

  韩国的信用卡起源于1980年韩国国民银行发行的“国民卡”,但在初期,信用卡并没有实质性进展,直至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引发了韩国金融危机。

  为了提振经济,韩国政府极力调整经济发展结构,即由出口导向型转变为内需驱动型,因此,政府大力扶持被看做能带动消费的理想金融产品——信用卡,并在1998-2001年的短短3年内到了一个发展高峰。

  随后,信用卡滞付率(类似不良率)不断攀升,2003年信用卡危机爆发,同年9月,韩国信用卡总数超过1亿张,信用不良者数量超过300万人,占当时经济活动人口的18%,主要信用卡公司坏账率高达13.5%,几近破产。

  相似的信用卡危机在中国台湾(2005年前后)、日本(2003年前后)、美国(2009年前后)都曾出现过。危机原因也都具有共同性,即危机爆发前夕,为了拉动经济,放松监管引发的消费信贷滥用和行业无序竞争,叠加上下行的经济周期,个人的债务危机传导至发卡机构,引发整体的社会风险。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