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花呗?花呗警告——什么是正确的消费观

来源: 原创 作者:卡派

  什么是花呗?相信很多人都用过,下面就给大家普及一下有关花呗的知识,同时也花呗警告——什么是正确的消费观?

  “终于能还花呗了!”

  “我欠3000多蚂蚁花呗,赶紧还。”

  “我4000多额度都用完了呢……”

  这是前天公司发工资时,销售部女同事收到工资后的对话。

  似乎所有人一夜之间都用起了花呗,这是我的第一直觉,然而隐藏在花呗之下的超前消费,无限循环的黑洞却随之令我眉头紧锁。

  之前认识一妹子,普通家庭,大学时看着蛮乖巧的,毕业之后吃喝玩乐,游历山川大河,羡煞旁人。然挥金如土的外表下却背负着几十万的消费贷,有几家的催收电话竟然都打到我这了。

  不仅仅是这个女孩,细想一下,似乎在如今的社会借钱消费的情况并不稀有,甚至已经成了一种新风尚。

  然而,这种所谓“风尚”是如何形成的呢?

  是不顾及自己实际支付能力,只为一时消费爽的庞大群体引导的。这样的人群我们称之为消费主义群体,他们以消费为乐,以消费为中心,崇尚消费至上。这种行为堆积之下,产生了欠债的死循环。

  自己的收入支撑不了,借钱也要消费,不管能否还得上。

  有多少人因买一台苹果手机借高利贷,最后招来倾家荡产。

  也许你觉得这是危言耸听,然而当你有这种想法时已是在悬崖边疯狂试探。

  又或者你会觉得匪夷所思,那些明知会倾家荡产还要高额消费的人是一时脑热吗?什么是花呗?什么是正确的消费观?

  非也,这并非阶段性抽搐行为,而是持续性循环“游戏”,从中牟利者的游戏。

  用时下一个流行的词来解释就是“他们熵增了”。

  熵增,俗话讲就是“掉坑里”。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掉坑里的趋势。

  燃烧的煤球会熄灭,新鲜的苹果会腐烂,热烈的爱情会变质,伟大的父母会变老,房屋会坍塌,连恒星都有寿命,落魄了,寂灭了,就熵增了。

  熵增就是这个世界上的恶魔,他就像黑洞,吞噬一切;

  跟山贼一样,强抢美女和可乐。

  消费亦然,精明的商人牢牢的掌握熵增的趋势,洞悉人性的漏洞,想方设法让你入坑,直到你耽于享乐而没力气爬出来。

  有熵增,就有熵减。

  熵减的受益者里有赚的盆满钵满的商家,有因你借贷而利润满满的企业或软件,总之不会有你。

  那么,我们要如何跻身熵减者之列,成功避免成为熵增者?

  曾有一位名人说:

  积累是大家能控制的,攒的钱少就买个小资产,攒多了就买个大的,然后通过一波又一波的置换往上爬。

  如果能承担风险,就适时赌一把,每隔五六年都有一个小浪潮,每隔十来年有个大浪潮,二十年左右有个滔天巨浪,大浪来临的时候抓住机会爬上去,也就翻身了,不过前提是得有资本。

  提到资本,就得给大家引申会计学上的两个概念,费用化与资本化。

  举颗栗子:

  你有十万可支配现金,可以去买奢侈品,买名表,买包包,但不会为你未来带来预期收入,这是费用化。

  你有十万可支配现金,可以制定基金定投,可以买茅台股票,它们大概率上能给你带来预期收入(资本收益),这便是资本化。

  我朋友北魏,身价千万,赚的钱都分批买入房产和投资小创业团队。

  他喜欢奥迪A8,经常给我讲A8怎么好,怎么帅,但就是不买。

  在他眼里,虽然喜欢也不能轻易支出,这不能带来资本性的收入,它是费用化的表现,这样的钱花出去,太可惜太浪费。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要停止一切费用化支出,只进行资本化支出。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是熵增和熵减的统一体,要对立、博弈,要资本化支出,就不可避有免费用化支出的出现。

  但是,正因为我们不想掉坑里,不想被熵增,想要成为强大的人,才更要顶着熵增的压力成长,才需要熵减占据上风。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