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白条等消费贷信用卡化让年轻人提前消费20年?

来源: 花呗知道 作者:花呗大咖

  最近一份金融报告指出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消费贷信用卡化让年轻人提前消费20年可能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消费贷化身虚拟信用卡,其打开了规模扩张空间,不受场景拘束,可用于任何场景看似一小步,实则一大步。

  主要可以在供需两边看出来!

  供给方面可以看:

  为了让预授信用户提款(只有借款人提款才能贡献利息),花呗、白条等放贷机构只好在产品体验上想办法--让贷款无限贴近支付环节,便有了虚拟信用卡的模式创新。

  也指降低了合规风险。现金贷新规明确要求“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放贷机构的破解之策,是在申请环节让借款人指定用途(提供诸如旅游、装修、教育、大额消费等用途选择),但资金真实流向不可控,光指定用途终究有些形式主义。

  在居民杠杆率快速攀升背景下,消费贷资金流向不明,在政策层面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监管之手可能随时进行干预,再现现金贷新规对于现金贷市场的冲击。对于头部消费贷机构而言,以虚拟信用卡方式将消费贷与场景捆绑,确保资金流向可控,很大程度上便消解了这种不确定性,降低了合规风险。

  需求方面可以看:

  花呗、白条等消费金融已迈入买方市场(起码优质借款群体是这样),一个资质尚可的借款人,只要愿意,可轻松获得三五家平台的授信额度,用谁不用谁,主动权在借款人手中。

  理念上一切都好,的花呗、白条等虚拟信用卡模式,但落地时却有障碍--碰上了寡头化的支付格局。

  支付市场是“2+1+N”的格局,支付宝、微信两大巨头,加上银联和其他支付机构。两大巨头有自家的消费贷产品,消费贷机构的合作对象主要是银联的云闪付,切入手机Pay支付场景。但是,手机Pay的市场份额并不高。

  手机Pay主要对应NFC支付(暂不考虑卡码合一的影响),据艾瑞《2018年中国移动NFC支付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一季度NFC支付交易规模为29.4亿元,环比增长约60%。照此增速计算,2018年全年规模为270亿。看上去不小,但行业层面占比只有万分之1.3。

  NFC支付中,绝大部分交易额由银行信用卡贡献,留给虚拟信用卡的空间并不多。虚拟信用卡模式最早出现于2017年,一直不温不火,原因就在这里。作为活客手段有余,作为增长发动机则远远不及,对市场影响有限。

  近期,有了一些好消息。微信支付开始放开与消费贷产品的合作,但两大巨头能开放到何种程度,仍有待观察。大概率上,虚拟信用卡们还是要寄希望于云闪付的崛起。

  即把花呗、白条等消消费贷产品接入商家收银台系统,消费者在支付环节可直接选择消费贷产品完成支付。现阶段炒得火热的开放银行,走的也是这条路--主动走进场景,把产品融入场景。用户不走向我,我就走向用户。

  消费贷产品的开放模式,需场景方主动接入,会产生开发和运营成本。为提高场景方积极性,消费贷机构多选择在支付费率优惠、交易返还等方面做出让步,并配合商户做一些免息分期活动,一些机构还会基于放贷量给予商户提成激励。

  需要注意的是,市场头部产品用户基数大,可以给场景方带来明显的引流效果,场景方有积极性。而头部机构切入后,会签署一些独家协议,作为场景方获取补贴激励的前提,把中小型消费贷机构产品挡在门外。此外,即便没有排他协议,收银台的展示空间有限,能展示的消费贷产品也始终有限。对于民众建议其实只有一个没事别乱买,买,买,捂紧自己的钱袋子!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