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理财资管、消费信贷、信用卡三条业务线四个问题重点

来源: 卡里派 作者:卡里派

  现在社会舆论大多认为金融机构的激励机制“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不合理,导致消费者保护不到位”,并举例称“银行保险机构工资制度中,绩效占员工总收入比例过高,刺激员工误导销售”。

  个人观点觉得,这一点有待商榷。银行业的激励机制整体是不够市场化的,正是由于人才激励不到位,才有这些年人才流失、转型不力等诸多难题。诚然,绩效占比过高会刺激个别员工违规销售,但根子在配套管理机制没跟上,不宜过多苛责薪资结构。毕竟,合理的薪资机构,刺激了员工积极性,也能激活组织活力,就活力仍显不足的银行业来讲,利大于弊。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拟在银行保险业掀起一波自查自纠潮,以2019年底为限,为期3个月。

  保护消费者权益,需常抓不懈,讲究浸入职业素养、融于制度流程,如微风细雨浸润无声。运动式清查,总难免故态复萌,既如此,《通知》的出台又有何深意呢?

  此次行动以金融机构自查为主,为降低道德风险、防止个别机构糊弄了事,《通知》开篇明确了奖惩规则,“对于机构自查发现并及时纠正的问题,监管部门将从轻、减轻或不予处罚;对于自查不力,隐瞒不报的机构,监管部门发现后将严肃追责并处罚。”

  之后,便开出清单,供银行和保险机构对照借鉴。本文中,我们重点关注银行业乱象。分产品线来看,此次治理主要集中于理财资管、消费信贷、信用卡三条业务线。

  卡派小编整理了以下4个重点需立即纠正

  一:共性问题

  1)营销扰民问题;如“未经客户同意即向消费者发送营销短信,干扰他人正常生活。在消费者明确表示拒绝接收营销电话或短信后,未按消费者需求进行名单调整”等。

  2)第三方平台合作问题;如“未建立合作机构名单制管理,未与合作机构明确双方责任义务与风险管理措施”,或虽已明确权责义务,但“未检查和有效管控合作机构执行情况”等。尤其是信贷业务中,违规与各类中介、咨询公司合作,以至于“小微企业、个人消费者唯有接受第三方服务并支付费用等附加条件,才能获取正常贷款的相关手续及获得贷款”。

  3)默认勾选及霸王条款问题;如“产品与服务购买、个人信息查询等用户授权等采用默认勾选模式”、“要求消费者签署空白合同,在消费者签署后再添加对消费者不利的合同条款及要素”等。

  4)其他一些合规问题;如“私自推介销售未经审批或备案的产品”、“销售金融产品未经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进行独立审查”及用户信息保护问题等。

  二:信用卡

  《通知》重点提示了信用卡用户下沉的问题,并将其视作乱象予以整顿,激进的银行将不得不调整发卡策略,行业新增发卡量将继续下滑。

  如《通知》点名“有意针对低收入人群开展信用卡业务,发展高风险用户,如过度向没有还款能力的在校大学生营销信用卡,额度管控不审慎”的问题,并指责银行激励机制有问题,“对信用卡营销团队重绩效、轻管理,造成信用卡营销人员不当销售行为多发”。

  三:消费信贷

  1.利率定价问题;年化利率上限人尽皆知,一些金融机构便只讲日利率和月利率,有些机构甚至打出零利率的幌子吸引借款人,刻意混淆利息与服务费,就属于典型的“未使用清晰可辨字体明示产品与服务年化利率及费率”问题。

  2.营销过猛的问题;消费信贷是近两年银行转型重点,层层指标下,用力过猛、营销过度的现象屡见不鲜,如《通知》点名的“为资信状况不佳或已有多头授信的客户发放高额额度”、“过度营销分期业务”等问题便广泛存在。

  3.捆绑搭售问题;如产品搭售,“借贷过程中强制消费者办理保险、信用卡、大额存单等业务或强制要求向特定第三方合作机构购买产品或服务”;如利用格式条款一心利己,“在条款中暗藏保留自身调整利率的权力,后期以总行额度管控等理由,强制要求客户接受利率上调,谋求银行收益最大化”等。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