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盗骗定性之研讨(2)

来源: 花呗知道 作者:白条小助手

  如何区分“主动获取”与“被动交付”

  实践中,“盗骗交织”是涉第三方支付账户侵财案件的特点之一,此类案件往往会引发盗窃罪与诈骗罪的认定争议。从行为人犯罪手段的角度考量,准确区分盗窃犯罪中的“主动获取”与诈骗犯罪中的“被动交付”,是对行为人准确适用法律的关键。

  姜涛主张,“盗骗交织”往往是一种复合行为,区分盗窃犯罪中的“主动获取”与诈骗犯罪中的“被动交付”,取决于行为人实施行为的主次。就网络财产犯罪而言,是否通过自己的行为获取支配与管理他人财产的权限,是判断犯罪性质的关键,而不是后续实现占有他人财产的行为。诈骗罪系被害人意志有瑕疵的取得型财产犯罪,是自损型犯罪,而盗窃罪则属于违反被害人意志的取得型财产犯罪,是他损型犯罪。是否客观上违背被害人的意志并不是区分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关键,被害人主观上有无处分意识才是区分两罪的“分水岭”。

  结合本次研讨的典型案件,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曹彬谈到,该案中行为人的行为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帮被害人办理信用卡为由,骗取被害人的支付宝、京东商城账号及密码;第二个阶段是以办理信用卡需要走流水为由,使用被害人的“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在网络平台套现或消费,将财物占为己有。在第一个阶段,行为人虽获取了被害人的支付宝密码,但不等于已经实际占有了被害人的财物,被害人也没有将自己的财产转移给行为人的意识,此时行为人只是为占有财产创造了条件。行为人实际占有财产是发生在第二阶段,即其以办理信用卡需要走流水为由,使用被害人的“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在网络平台套现或消费,此时,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同意行为人使用自己的电子支付账户做假流水,将对财物的占有转交给行为人,行为人据此占有被害人的财产。张傲冬赞同这一观点。她谈到,从行为人的取财流程来看,其操作可以说都是在被害人的同意下进行的,主观上具有诈骗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实施隐瞒真相和虚构事实的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详见《人民检察》2018年第2期)

阅读全文

你可能喜欢